No.36 《The Last Dance》的素材它怎么就有那么多?

《The Last Dance》完结了,NBA停摆、CBA还未开,疫情期间对于80后篮球迷来说很有利的一针强心剂推完了。整整10集,10多个小时的关于篮球之神Michael Jordan的纪录片。其实同类型的早在2000年就有一出《Micheal Jordan to the max》(中文极限乔丹)就有类似的了。20世纪福克斯和NBA合拍,允许一个纪录片团队带着当时索尼最高清的摄像机足足跟了Jordan一整个赛季,那片子最早是盗版dvd看的,后来找到1G、4G的片源,到最后找到了一个20G的蓝光片源,真的是让我high翻天的感觉。

今天不了last dance的观后感,那个我要一次性连续看完10集之后再聊。刚刚第一段歪个楼其实也是想带出今天的主题:这个纪录片,哪里去弄的那么多素材?!

继续阅读“No.36 《The Last Dance》的素材它怎么就有那么多?”

No.33 我想为“鞋头”响“朵”

肥Wa粤语时间:「挞/响朵」(dó),起源于抗日战争后,华南地区物资短缺,有军人同关员互相勾结从事走私,关员见到国军制服胸章,就会自动放行。 而军人胸章类似于“花朵”,靠胸章而取得特权就被称为“挞/响朵”,“朵”就被引申为身份的意思。 后来由于香港黑帮嘅崛起,「挞/响朵」就被广泛用于黑社会场景。

Sneakerhead aka 鞋头sneakerhead是个组合词,sneaker指的是胶底鞋,而sneakerhead指的就是脑袋里装满了鞋子的人,也就是热爱球鞋,热爱球鞋文化的人。Sneakerhead已经形成一种相当具有传播性的亚文化,华尔街日报还曾为这种文化写过专题文章。在中国,这种亚文化也在逐渐传播迅速发展中,许多论坛和商城因此蓬勃发展。 在互联网上有很多自发形成的sneakerhead分享圈子,他们以分享最新购买的鞋子为荣。一个sneakerhead家里收藏几十上百双鞋不足为奇。对于这些鞋爱好者来说,鞋不仅仅是拿来穿的,还是一种值得欣赏的作品。如果鞋子本身是限量版的作品或者明星款,收藏的价值就更加大了。(以上这段,我baidu抄的)

继续阅读“No.33 我想为“鞋头”响“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