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 得物,毒!

2020年1月1日00:00,毒app改名字为“得物”,这个运营了4年有多的app画了个小逗号。

正式官宣

4年往前再数1、2年,虎扑的app刚做出没多久,我是有和老板聊过要做一个关于装备区的app的,当时没太多想法,大家阅读习惯从电脑转手机端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早做早运营,拉不拉屎都占个坑嘛。后来可能因为时机不算太好,虎扑的app刚做完需要维护,修改,市面上暂时也没有装备类的app存在,装备区暂时划在虎扑app下面也是够用的…最后老板也给过另外一个建议:如果有客户愿意投入资金也是可行的。当然啦,当时接触的有想法有能力的客户现在都有自己的app了,没想法没能力或者没时间的,现在没有还是没有的。反正当时没做起来。

直到有一天老板说:咱开始研究研究做个装备的app吧,200万资金2年时间花不完继续干花完你就走人吧,先养内容,没别的要求。就一点,名字别叫装备区,想大点…

“毒”这个名字是我想的,耗了不少时间,但却也是特别简单的一件事。当时我很迷摄影啊,经常逛的几个摄影论坛充斥着:“大师、德味、学习了、毒!” 这样的回复,在装备区有很多JRs发帖子如果球鞋的照片拍的很好,大家也会有“球鞋好看,照片真毒”这样的回复,有些时候发帖的人也会主动发“我又来放毒啦”这样的帖子。所以简单得来并没有多想,就叫“毒”吧,单个字比起“放毒、毒物”之类的少了很多限定,而且早期的毒app确实以晒物和咨询为主,毒这个名字贴切,也不俗气。别的同事有没有提交其它的名字或者建议啥的我现在有点不记得了,反正至少“毒”肯定是通过了,毕竟用了4年啊。当时的团队人不多的,除了老板招来的,还有以前装备区剩下的同事,我们几个人,借着杭州龙柒的球鞋市场,把一些平时不留意球鞋的同事算是“毒害”了一把,就在体育场路的一家咖啡馆坐到一起聊了一阵子,毒app算是正式动工了。

2015年6月14日龙柒在杭州的球鞋市场

上一段说了,起名字简单是因为我就想了这一个,也认准了这一个,老板要是不通过就用其他同事的呗。那耗时是怎么回事呢?我说几个自己碰上的事儿吧。毒这个字按我上面的说法是个挺个性的名字,单个字,好记。第二声,声调往上仰,也上口,“国泰民安”学友哥不是还有首歌叫“你好毒”么,开屏定下电击“滋滋”声之前,我都考虑过买版权,一开app“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呜”后来怕大家每次开app会很烦,放弃了(当时大概也考虑了必毕竟只有200万,估计经不起学友哥的折腾吧)。但我曾经也是个社会主义接班人啊,打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字太个性了,首先商标法你就没法过,毒肯定不可能注册商标的,用英文也得将Posion改成z对吧。所以我纠结了很久才把毒的名字报上去。另外就是我有次寄东西回部队大院,顺丰的人明确跟我说了“我说你这个盒子上有个毒字,这么敏感的字它进不了机关单位,部队大院啥的”。新认识的人,年纪稍大一点的,私底下无所谓的“哦,毒啊,我儿子刷的比较多,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一进入正经议题,大家也会考量一下,给个建议“我没法在我的项目里写毒啊。”另外就是app目前也不仅仅是局限在晒物方面了,我们运营的同事有花很多精力从外面拉来各式各样的内容,无论是个人的还是公司运营的,围绕运动、潮流、球鞋、甚至是宅男腐女这些主题的,我自己就很追几个将玩具和数码的大号。而且电商的比重也越来越重了,所以如果是被这些功能吸引进来的新用户对着毒这个名字是有点迷惑的。当然,到了有人要送你高架路的广告位的时候,你都不确定挂不挂“毒”的logo出去的时候,再加上我之前说的自己碰到的,我相信老板和同事碰到的肯定很多,所以最终毒还是改名字了。

改名字我没有参与,但我想说“得物”这个名字超级赞的。这是个拼音的谐音梗,de wu 毒。另外就是将电商属性的加强,“得到欢喜之物”,以及免去了“毒”字的几乎所有麻烦。还有就是和其它所有的电商类平台一样,名字很接地气,一看就知道这是干啥的了。最后就是对于一个运营成熟的公司也好app也罢,改名字是个特别伤筋动骨的事儿,得物目前来看已经将这个影响限制的很小了。后续就看我们的啦。

打了这么多,我想说的是我们终于有了一个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名字了。谢谢大家一直这么支持我们,一直这么包容我们,无论是曾经的“毒”友,还是现在的“得物”之友,2020,我们会更加努力,运动、球鞋一直是我们的初心!

好了,我要去下“得物”的第一单了,今年发售的那双Dunk SB鲨鱼,我一直很喜欢黑面白底的鞋子,另外鲨鱼的logo真的是独树一帜,早上在nike app上排队排到下午18:00才来短信说没轮上,所以打算出手了。各位有别的什么目标么???

btw,我还是挺舍不得“毒app”的…最后再次感谢老板、感谢同事、感谢这么多网友!

“No.13 得物,毒!”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