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5 这一天天的高达啥时候是个头?!

最近年底,活多了点,把自己折腾够呛了之后,直接折腾进急诊了。幸好最终心脏检查出来没啥事,医生最后默默的、极为淡定的说:“嗯,回家可以跑步了,减肥吧。”

给天哥玩高达这事得从long long ago说起。我老婆之前那份工在PCCW,李小超的公司,他爹叫李摘瓜,加上我老婆的顶头boss是个香港人。所以你懂的,在现如今的广州还喜欢在工作中玩那套:你怎么不把香港、台湾单拉出来做地区啊?这傻缺是真不知道多少品牌都在这些问题上扑街了?我老婆不愿意做这些,就被穿小鞋。生活里也永远是一副:扫什么码,落后,我们香港一张八达通就衣食住行全搞掂的啦。渐渐受不了到最后爆发就是我让我老婆回去吐他一脸口水:丢你个港灿,老娘炒你啊,扑街。

然后是天哥这一块,之前的幼儿园换了位副园长,顺手在短时间把老师也换了一波,彻底到什么地步,门口的安保都跟着换了。再加上疫情反反复复,天哥有段时间没怎么去幼儿园。还有就是外教,因为疫情对外教的要求更严格了,有时候只上了半天课,第二天人就不来了,频繁的换了一轮外教。那一阵子天哥非常的情绪化,导致我们忽略了到底是外界的问题,还是天哥本身的问题。有时候刚送进幼儿园,我车进高速收费口老师就来电话要求接回家。所以这也是导致我们最后吐我老婆boss一脸也要辞职的原因之一吧。

最后天哥他妈也就是我老婆非说娃有问题:多动症。医院换来换去、来来回回的跑,我对医院现在一些检查一预约就是好几个月这种事情也是深深的想要吐槽一下。各种类型的书一打打的买回家看,还要我也陪着看。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想看。首先不是我讳疾忌医,我就是觉得我儿子没问题。其次书里讲一个,就套点天哥的行为进去,套来套去天哥肯定有问题啊,那和baidu没啥区别了。最后就是好多介绍多动症之类的书都是外文翻译来的,我天然的就相信同样是小孩,但平时的行为举止,生活习惯都不是一样的。摔破皮了,国内外的小孩都摔坏了流血那是一样的;吃饭吃撑了会吐我相信也是一样的…最主要是天哥平时太好带了,贴切的形容应该是精力旺盛,but,随便问一下,哪家家长都会觉得自己小孩精力旺盛吧,小孩子,皮一点可以理解吧?!以上打斜体的这段字是我个人非常粗陋非常简单的理解和看法,真的表达出来也因为个人学历、能力的问题可能会有所偏差,看到的各位,请不要头铁,有事一定要想办法解决!

最后这事儿是咋解决的呢,感谢姐姐学校的老师,因为天哥也到了适学年龄,要报学校了。老师给介绍了合作机构,最后一轮轮咨询下来。天哥问题确实不大,主要是疫情在家休息后,没法回去面对一茬茬的换老师。而且好像比以前敏感了,可能真是因为幼儿园换老师,导致我们疏忽以为老师稳定了以后就ok的。再有谁的问题呢,我老婆。咨询的机构我们也一起去了好几轮了,对我老婆这边主要是觉得略略有点严厉,可能是辞职后所有空闲下来的时间都花在家里了,对夏姐和天哥有了更宽裕的时间。加之疫情一段时间将起床、睡觉、吃饭时间卡的一丝不苟的,对天哥这种“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做事心急火燎、说风就是雨的性格,真的最后就是“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这里是不是还得加个“Ooh Yeah”…

是的,妈妈也在纳闷:夏姐不是同吃同住么,怎么就自己扛下了所有?

妈咪,一样米养百样人啊!

最开始晚上夏姐做功课的时候,我们按着天哥在饭桌上写字,中文,写完了写阿拉伯数字,再写完了写英文。我做的这个行业没啥书可以看,我就买了支钢笔陪在边上练字咯。天哥坐的好好的,一点都不多动。再后来缩短了一些写字的时间,我就开始买点玩具啥的,其实到现在为止天哥还是很喜欢几百万的豪车,像什么泥头车、拖车、卡车…这些不用拼啊,后来看他和邻居吉吉玩的最带劲,只是吉吉开学了,而且天哥对奥特曼好像也没啥感觉。最后连LEGO也上了几套,but真的没有捉到天哥的点吧,他是真的没啥感觉。最后带他去linch那里溜达了几回,发现对变形金刚和高达好像有点感觉了。那就上高达吧,大大小小我都买一点,偶尔还被卖盲盒的商家骗了,说是假1赔3,结果直接寄4盒假的过来,反正真的假的都做,复杂一点的我就陪着边上一起做。反正最近晚上天哥总有一个小时屁股是牢牢的坐在了凳子上,我有时候出差了4、5天,回来他自己都能拼完一整只HG了。为此我还专门给他买了个小柜子,回头攒一点高达再拍张合照吧。

还有就是希望拼慢点,现在已经知道要磨一下水口了,回头不得上喷枪啥的,这个坑不小的…(感谢大家有啥简单点的系列给天哥推荐一下,留个言啥的,感谢!!!)

对了,夏姐呢,夏姐也到了有作业、有成绩,要交际的年纪了,但首先是把功课做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