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7 做人啊,给自己留点底线。

今天字多,没图。就这封面图还是硬凑的。

今天写的事儿其实都是关于我太太工作上的。杨面试完我以后,2007年4月10日去的上海入职虎扑。跟着没多久我现在的太太当时的女友裸辞了广州的工作,跑来上海跟我蜗居的。后来自己递简历面试入职了apple,就是那个超万亿市值最高的公司。Tier 1 technico support,大概就是这么个职位或者部门吧。后来调去了新加坡亚太总部,有个那么2年,她在新加坡的时候我去找过她,虽然没到李宗盛漂洋过海去看你那地步,可是去一次也不容易。因为结婚又申请调回了广州apple,当时广州apple的老板收入和我太太在新加坡的收入基本是一样的,连带在新加坡购买的apple股票也是用市价强制清零的。所以调回广州后等于降薪入职。

因为我太太本身是leader,又有亚太区的account,所以是可以不限地域登陆的。据说当时广州好多员工的account都仅仅只能在公司内网登陆。那几年apple的产品iphone这样的王牌产品就不说了,还有macbook、ipad、ipod的一些产品经常是被偷窃的对象,被偷之后也是非常好销赃的。广州人都知道有个大沙头二手市场,当时就有很多大沙头的老板找过来想要买内部员工的account去解锁、解绑apple各类产品。这个问题肯定是日益严重起来,所以apple逐渐收缩了各类account的权限。这时候有几个组的leader就开始搞事情了,由leader给组里成员打掩护,协助他们搞掂销赃机子的密码,或者记录身份证、生日、门牌号等关键数字信息,让别人猜密码解锁。作案的手段从usb直接copy到邮件发送无所不用其极。不行就保存在邮件垃圾箱里,让外网的人登陆,copy垃圾箱的草稿;最后啥路子都没有了就手抄,到处找地方藏找人带出公司;为了不让监控发现,还有人去别人的工位上开别人的电脑做坏事的…就连Tim Cook给我太太他们讲ppt都会说:我晓得广州有个大沙头。

最后这事当然是报警解决的,我记得好几年前了,圣诞前后开始查,一直查到春节后,持续了好几个月,所有人当时回去不用干活,签到后就这么坐着,坐到警察来询问。上班就一直干坐着,下班没问到都可以走。那时候就4G网,我每个月就干一件事,给我太太电话卡充值,当时所有的剧集我太太应该全看过了,短的20集,长的90集。每天就是看着警察把几层楼的电脑从wifi、usb、蓝牙、drop各种端口扫一遍,然后看着各位同事进进出出会议室被问询。

最后听说主谋大概弄了超过1000万,其余几个leader光一个月租借账号给大沙头的老板们都能有十几万收入,如果账号跟我太太差不多级别的40-50万一个月。底下的组员没记错的话只要有资料,能开锁的贵一点,不能开锁也能收几块钱一条的资料吧。有些是在老家被抓住了,还有逃去金华被抓的。被抓这事当年有出过新闻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几百人的公司,多多少少都被牵连直接开除的,还有个别选择拿N+1离职,完全一点事没有的人就19人。apple广州几乎团灭,人都快没有了更别提公司建制了。加上前几年贵州对建数据库这事儿有政策优惠,公司就去贵州重组了。剩下的10几个人规规矩矩的,都算是功臣了,合同又未到期,咋办啊?给丢去了PCCW,因为apple和PCCW有长期的合作,所以PCCW可以扛义气接了这十几人的合同。

PCCW也有飞利浦、麦当劳等等组可以选,不过好像都是win系统的,apple这几位过去,除了行政、财务工作的能兼容一下,macOS系统的都水土不服了。我太太的上司是个中年港男,就是你们知道的那种无法接受新事物,成天“我们香港八达通可比你们内地二维码要方便要牛逼多了”的这种人。而且我负责任的说这人有港独倾向,让我太太写文案都是要在地区里把“香港、台湾、澳门”单独列出来的那种,对的微博热搜多少奢侈品都倒在了香港地区这里,他就是要这么写。整多了几次后我太太发飙了:丢你老姆只死港灿,老娘唔捞了。裸辞走人!

最近听我太太说,连判最久的那个前同事都出来了,其余的肯定也出来了。我们也不是嫌钱腥,大家伙谁不喜欢钱啊,但就是胆子小啊。虽然我太太是去年离职的,也被很多鸡汤文公众号洗脑过有一段时间有很强烈的中年焦虑,但我是真心觉得有点底线的人才有资格坐在家里养膘啊!!!

2022年了,嘴笨,就㊗️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都可以保住份工,顺手多赚点安心钱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