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3 过敏、脱敏。

过敏这样事情,我听说的最多的就是花粉这种,北京柳絮、南京梧桐、广州木棉花这种,一到粉尘纷飞的季节就跟下雪一样,好看是好看,对有过敏症状的人却也是太不友好了。

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医学更加发达昌明了,听到的越来越多的过敏真是匪夷所思。比如花生过敏、水过敏(能喝水,但不能游泳泡澡)、对自己眼泪过敏的也有。当年看完新闻的我是真的懵逼啊。

后来认识了竹子的前老大,在nike做training的一位美国佬,没记错的话叫Kevin。第一次和他吃饭的时候他在我对面坐下,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根相当粗大的…针,塑料管密封好的那种。竹子说他老板对海鲜过敏,超级过敏的那种,在外面吃饭不小心吃到了需要立刻把那管塑料针戳进自己身体急救的。Kevin跟我说:“你能想象么,我长期在香港工作,我居然不能吃海鲜。”中餐做汤的时候有时候不是太讲究,跟他们说了一点海鲜也不能加,他们还放点虾米进去,觉得虾米不算海鲜。这大概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特殊的过敏吧。

14年的时候,丈母娘家因为隔壁拆迁,我们救了这只自带烟熏妆的猫(猫妈被推倒的墙压死了),改名字叫银记。一是因为它一身银色,二是因为当天我们家在吃银记肠粉。之前豆豆也是,证件上的名字是毛豆,就是因为来的那天我们家在吃毛豆,所以基本我家小伙伴的名字好不好听主要看当天吃啥。有一阵狂迷臭豆腐…

作为猫狗都养的家庭,在我太太怀孕的时候是做足了功课的,没有把小伙伴送人或者寄养。一直也基本没什么问题,直到后来15年天哥出生后,我们才发现天哥去医院检查完是对猫毛过敏。对的,就是这么挑剔,猫毛过敏,狗毛没事。最后在情非得已的情况下,银记去了一家养猫的人家里。小姐姐不发朋友圈,刚开始还能要到一些银记的照片,后来她整天改名字也不晓得是不是屏蔽了我太太,所以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过银记的照片了。

然后我就对夏姐、天哥做了个全面过敏源的筛查,最后的结果你们猜他俩还对啥过敏?!姐姐对蟹过敏,小吃一对钳子没所谓的,比矿泉水瓶盖再多一点的量基本就会全身红痒,还好姐姐对蟹的爱好没特别大,一般搂饭里吃两口就算了。痒一会也不用看医生不用吃药,大概2、3小时就完全没事了。当然啦,我家螃蟹基本也就大闸蟹旺季多点,其余可能1、2周有一餐差不多了。

天哥就更夸张一点,对虾过敏,大概就是两条九节虾的量,反应也是全身红痒。虽然我们家对虾的消耗量远大于蟹的,但好在这种比较贵的菜总比鸡鸭鱼的需求小好多。

然后还有我,一个学生时期天天泡室外球场的人,到了油腻腻的年纪居然对紫外线过敏。擦药其实没什么用,主要是防止痕痒抓破皮啥的,医生建议夏天外出带护臂…

据说过敏全球1/3的人都有,或大或小,或常见或稀罕的各种各样的过敏。有些可以吃药,有些事儿不大,有些更是随着年纪的变化可以脱敏。对于夏姐和天哥的过敏,医生的建议就是:又不是大米饭过敏,虾蟹这种不是顿顿都有的控制量,该吃吃,吃着吃着说不定就脱敏了。

再说因为天哥对猫过敏,也因为豆豆走了,好久好久我家都不敢提养小伙伴的事儿。这只猫是因为卡在车站的花坛里,我太太从早上上班就看到它在叫唤,因为并没有想过养这件事,所以在帮助了一会之后发现没法弄出来,也怕耽误上班,加上当时现场也有不少人在尝试帮忙就赶去上班了。结果到下班这只小猫都一直卡在花坛里没能出来,并且越叫越弱。

最后还是抱了回家,刚回家的那几天真是各种躲,除了吃喝拉撒,最愿意躲书架里,天哥觉得它像芬达的颜色,所以特别接地气的叫它“阿芬”。你看,又跟吃吃喝喝有关的。

再后来几天熟悉了之后,就各种跟着我,键盘、硬盘盒上都是它睡觉的地方,根本喊不醒。

只是没有办法,天哥又过敏了,脸肿,眼肿,还痒。在经过一些收养猫的组织帮助之后,我们把它托给了一位住着复式豪宅,养着两只猫的女士。不过毕竟阿芬是流浪猫,有点皮肤病,而且太小了,只有3个月多点。养的那位女士也是好心,送去了那个什么懿的连锁宠物医院,我看视频里,他们拿这么小的猫泡在药水浴里,然后放进烘干箱里轰隆隆的一阵暖风烘干。结果阿芬被吓死了,真的是吓死的。艹!

天哥喊它阿芬,我更愿意喊它丑丑,就因为爬回去睡觉的样子是真的很丑,可惜见不到了。我到现在也没敢跟天哥说阿芬已经没了。就说它在新家有两个好朋友陪它,玩的很开心呢。

之后好久好久,也是最近几天,抵不过天哥夏姐苦苦哀求想养一只猫,参考了很久网上养猫的分享,我和太太也纠结了好久好久,终于选了一只德文卷毛猫,据说,毛掉的少,且过敏比例低,嗯,也就特么的是据说。双11那天我太太去机场接的,到今天整10天。已经将一个主卧的厕所全部给它做“卧室”了,天哥在家的时候也基本是不放出来的,偶尔家里没人才放出来让它溜达一阵。

天哥还是过敏了!

这货4-9个月大的时候是脱毛期,光秃秃的,外加个大耳朵特别像无毛猫,龙珠里的破坏神比鲁斯就这个样儿。

这货特别聪明,虽然一身腱子肉,但到家第一时间已经会用猫砂找猫盆了,并不需要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适应几天这种。而且特别亲近人,网上喊它德文狗,因为它见到人高兴是真的会摇尾巴的,而且比较喜欢跳你身上拿脸蹭你,在家里不熟悉的地方还会靠闻来解决问题。真就是一条狗啊。

目前它跟我们全家都相处愉快,只是天哥还太小,不太懂的“适当的社交距离”,它又特别亲人,老去逗天哥,天哥也忍不住老玩儿它…

天哥是个感情丰富的小人儿,他总以为过敏是他自己的错,那天痒到不行的时候,一把搂住他妈说“妈,你要不把我送走吧,我老是过敏,猫留下吧…”

对了,我们家还有两只守宫,两只钓来的螃蟹在养着。他们每天回家就是先整点面包虫喂守宫,然后吃完饭在锅里找两粒米饭丢给螃蟹吃。这好歹分散了一天夏姐和天哥的注意力,那只德文嗯,是真的没想好呢…

发表评论